【长蜂联文】荒野求生Part3

鸟鸣,互相问安的人声,屋外的脚步声,厨房器物的碰撞声,这是会在晨间本丸内每日都会响起的。在这嘈杂的声音中,似乎听到了浦岛向他问候‘早安’的蜂须贺揉着眼睛,尚未睁开眼睛的他有些迫不及待地要告诉浦岛,他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他和那把赝品被迫流落到一个不知名的海岛上,同吃同宿,但发生了一些不可告人之事就需当隐瞒了……而当蜂须贺真正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的是那棵拦腰折弯的大树稀松的树冠。

 

“呦呵?蜂须贺你醒了?”坐在蜂须贺身边的长曽祢说,“要不要吃烤鱼?我趁你睡觉的时候去海里抓的,放心吧,我试过毒了。”

“……怎么是你……”单手捂眼的蜂须贺语气中充满失望,“噩梦……让我醒醒吧……”

“让你梦到我还真是抱歉啊。”长曽祢拿着烤鱼的手还向蜂须贺举着,“先吃鱼。”

“……让我去洗个脸。”蜂须贺支撑着自己坐起来,他瞥了一眼长曽祢举过来的鱼……一条被树枝贯穿的被烤的表面粗黑眼睛翻白的不知名海鱼……

“在岛上就别这么讲究了。”叼着鱼刺的长曽祢说,“鱼要凉了!”

虽然听到了长曽祢的话,但蜂须贺还是‘固执’地打开了箱子,找出了自己的洗漱用具。

“去海边洗,别污染珍贵的淡水水源!”长曽祢嚷着。

“昨晚泡过赝品的水早就被污染了。”蜂须贺头也不回地说。

“也泡过真品。”长曽祢将烤鱼插在地上,“等你吃完,咱们还要探索这座岛。”

“嗯。”往脸上抹着洗面奶的蜂须贺算是做了回答。

 

没有调味的鱼的味道说不上好,但却是珍贵的蛋白质来源,蜂须贺坐在他的沙滩垫上吃着。而长曽祢正在用石头垒砌着篝火环,之后他将之前收集的干木放入。

“还不到晚上,现在点没什么用。”吃完鱼的蜂须贺说。

“先做好,等太阳下山就不好弄了。”长曽祢有模有样地钻木取火,“电视里明明看着很容易……嗯……”

“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蜂须贺问,“你打算先弄哪个方向探索这座岛?”

“先向一个方向走,如果走不通就回来,在这里留个火堆也算是个方向指引。”终于看到木头冒出一丝烟的长曽祢回答,“如果看到合适的地方就留着露营,第二天继续走。”

“长曽祢……”

“嗯?”

“你有没有想过再也回不到本丸……”蜂须贺说,“我担心浦岛。”

“他被锻造出来的时间比我们早,他知道如何照顾自己。”长曽祢小心地将由木头引燃的干草放到篝火堆上,“成了!”

“你不担心吗?”

“担心,不过我更喜欢和你独处。”长曽祢回身看着抱膝而坐的蜂须贺,“你呢?”

“……还是先决定从哪个方向开始探索吧。”蜂须贺扭过头。

 

在临出发之前,蜂须贺将自己箱内物品简单做了一个统计,并在折合的金额上略微加了几倍。

“这笔账一定要算在审神者头上……能回去就向审神者索赔,至少要免去以后的内番作为补偿。”

听着蜂须贺的‘自言自语’,长曽祢犹豫了几秒后选择将‘种地、摘菜、照顾马十次有八次是我替你做。’这句话憋了回去。

 

或许应该庆幸蜂须贺多带了些换洗衣物,长曽祢有了不少制作材料。尽管蜂须贺表现出了一些‘不情愿’,但在生存问题前,个人财产都变得不那么重要。

“你可要好好利用。”蜂须贺盯着正在撕毁他睡衣的长曽祢,“至少要让你的破坏有价值。”

“少爷你砍好树枝没有?”长曽祢抬头看向蜂须贺,“我的本体锋利吗……应该很锋利,我不愧是我……”

凭借对电视节目的记忆,长曽祢和蜂须贺做了两只背囊,虽然看起来不怎么美观,但目前看至少还算结实。在背囊里装了仅剩的几个椰子后,他们选定了一个方向出发。出发前,蜂须贺在临时露营地周围的树上绑上了来自他衣服的布条。

“金色应该很惹眼。”长曽祢看着高绑在树杈上布条,“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休息地,咱们就回来。你记得要沿途多绑一些。”

“你自己的衣服呢?”蜂须贺拎起自己的本体。

“都在你箱子里……换洗的内裤,沙滩裤,没了。”

“你!居然!敢!把!你的东西!放在!我箱子!里!”

“我连刀都敢插进你的刀鞘,还不敢把内裤放进你箱子里?”长曽祢笑着说。

事后,长曽祢寻思,蜂须贺之所以没有当场砍了他,大概是因为单人荒岛求生比较‘寂寞’吧。

 

没有手机定位,没有指南针,只能靠太阳辨别大概方位的两人向着岛深处走去。走在前面的长曽祢一路挥砍着自己的本体,以开辟道路。跟在长曽祢身后的蜂须贺不时在身边的植物上绑上布条以标识走过的路。杂生的植物,逐渐炎热的天气,慢慢丧失的水分和流失的体力,都在考验着两人的耐心和运气。启程之时,两人还能聊聊天,但慢慢地两人之间已是无话可谈,只剩下身边植物的摩擦声。

突然间,长曽祢停了下来,与此同时,也听到了什么的蜂须贺握住了本体。背对背持着本体的两人观察着身边的灌木,辨别着声音来源的方向。身边的灌木丛内唰啦唰啦地响着,似乎有什么正在丛中穿行,并且正在接近二人……

“左边!”

蜂须贺高声喊出,反应过来的长曽祢快速看向自己右侧。当看清灌木丛中出现的生物的时候,长曽祢不禁欣喜,那是是头小野猪,圆润黢黑的身体似乎是在彰显这是一顿及时补充动物蛋白、恢复体力的大餐。而看到两人的小野猪没有片刻犹豫,转身就跑。

“追!”

吼出来的长曽祢飞奔出去,似乎之前几乎殆尽的体力突然恢复一样。此时的长曽祢甚至没有想过身后的蜂须贺是否会跟紧自己,他一心只想抓住那只难得的蛋白质。

在灌木丛中逃窜的小野猪似乎是慌不择路,它冲出了浓密的灌木丛,跑到了一片植被相对稀疏的开阔地,而这也使它陷入了被动。尽管左突右冲地逃窜,但它最终还是两人赶至岩壁。没有在下刀之前说什么‘抱歉’、‘感谢你的牺牲’之类的话,长曽祢与蜂须贺合力抓住小野猪并宰了它。

“总算……呼,可以饱餐一顿了……呼……”看着小野猪的尸体的长曽祢喘着粗气。

“是啊……”蜂须贺擦着额头上的汗,而此时他在发现身上的背囊不知何时掉落了,“但是我们可能迷路了,回不去了。”

“嗯……”站直了身体,长曽祢观察的身边的环境,“或许咱们运气不坏……你看……”

顺着长曽祢指的方向,蜂须贺看到了距离他们不远的一处洞穴,隐约地,蜂须贺还还听到了水声。

“去洞穴看看,说不定今晚可以住。”扛起小野猪的长曽祢说,“别担心,背囊一会儿去找,没准落的不远。”

“我看不到路标了。”蜂须贺望着来路,至少是他认为的来路,“说不定真回不去了。”

“担心你的行李箱吗?”长曽祢拽了下蜂须贺的手,“走吧,现在还是只顾眼前比较好。”

“……嗯,你说的没错。”尽管有些遗憾,但蜂须贺决定还是认同长曽祢的说法,毕竟现在‘生存’是比什么都重要的问题。

 

当来到洞穴前,洞穴似乎并不深,但也不能看清全貌,洞穴深处还是黑暗一片。看着洞穴,蜂须贺捡起块脚边的石块并奋力向洞穴内丢去,很快洞穴就传来了石块撞击岩石的声音,没有被惊扰的巨兽的吼声,没有被侵入领地的原始人的战吼,没有石块滚落深渊的碰撞声,看起来洞穴应该是安全的。

“把这里暂时当作家如何。”将野猪放下的长曽祢说,“咱们去找些干木头生火,你带着的多余衣服还有吗?可以做个火把。”

“我的背囊不知道丢哪里了。”蜂须贺苦笑一声。

“头发也是可燃物,蜂须贺。”长曽祢盯着蜂须贺的长发说,“在这种环境短发更方便一点。”

“你休想!”捂着自己马尾的蜂须贺瞪着长曽祢,“你要是敢……我就拔光你的头发!”

“开玩笑的,玩笑……冷静点,蜂须贺。”长曽祢双手做着向外‘推’的手势,“冷静。”

打消了用蜂须贺头发做引火物的想法,长曽祢动身去找做篝火的材料,在收集材料的路上,他幸运地捡回了蜂须贺的背囊。

拎着背囊抱着干木的长曽祢走回洞穴口,而此时蜂须贺已经用碎石在洞口处围好了篝火环。相比起早上第一次生火,长曽祢已经熟练了些。在篝火点燃之后,长曽祢又用粗树杈和蜂须贺的衣服做了两只火把。

“走,进去看看。”将点燃火把递给蜂须贺一只后,长曽祢说。

“简直是在烧小判。”蜂须贺看着缠在火把上的自己燃烧的衣服,“这笔账我要算在审神者的头上。”

“喂喂……你早上已经这么说过一次了。”长曽祢举着火把走向洞中,“这里似乎可以住。”

“嗯,还要去找一处新淡水源。”蜂须贺看着洞穴内部……是处浅洞穴,进深不过6、7米,净宽约10米,看样子是岩壁上天然形成的,住两个人应该算是宽敞。

“淡水……用椰子可以暂时支撑,至少今天可以度过。”长曽祢环视着洞穴内,岩壁没有任何原始涂鸦,洞内也没有野兽的味道,洞壁看起来没有坍塌的危险,至少可以证明洞是安全的。

“来把野猪分掉,烤熟。”蜂须贺考虑要不要再在洞内搭建一处篝火,不过有洞口那处应该也足够,虽然不能把洞穴全部照亮,但至少可以防野兽。

“好……我来干……”长曽祢弄灭火把,“少爷你乐意在这段时间去找水吗?这附近似乎有水声。”

“我回来的时候希望看到肉是熟的。”

“遵命,少爷。”长曽祢蹲下,“如果浦岛在就好了,我的本体的长度不适合做分割。”

“别做梦了!”

 

带着仅剩的一点衣物残片,蜂须贺出发去找水源,尽管他可以根据烟的方向找回洞穴,但沿路做路标或许更能让他放心一些。在找水源的途中,蜂须贺意外地发现了他原先留下的路标,顺着路标,他找回了旧营地,那只他喜爱的行李箱就躺在原地等着被拖走。

再次来到洞穴前的时候,长曽祢已经分割好猪肉,并且做了一个简易烤架。

“你可算回来了,少爷。”伸着懒腰的长曽祢说,“找到水源了吗?”

“我带回了我的行李箱。”

“英雄啊,少爷。”长曽祢站起来,“所以,水源呢。”

“今天靠椰子活着吧。”蜂须贺放下他的行李箱。

“水源在和你离开相反的方向。”长曽祢指着某个方向,“我把猪肉烤上以后去那边看了看,那边有个瀑布,瀑布下的潭水看着还算是清澈,但是为了安全,还是煮熟了喝比较好。”

“……但是没有可以煮水的东西。”蜂须贺环顾四周,“试试造个树墩锅?”

“明天再做吧。”长曽祢打个哈欠,“今天太累了。”

“长曽祢,你觉不觉得……”蜂须贺看了眼天,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什么?”

“没什么,可能是错觉。”蜂须贺摇摇头。

“赶紧去把肉吃了,还有椰子。今天收获还不错。”

“是啊……想不到能这么走运……”

当晚住在洞穴中的两人躺在蜂须贺的沙滩垫上,索性带着垫子还算大,虽然躺两人还是有些勉强。

 

隔日早上,长曽祢醒来的时候,他看到蜂须贺不知从什么地方砍来一个圆木桩,并且已经在其中心烧了一个圆形的窝……

“你不会又是用我的本体砍的吧……”长曽祢忽觉自己腰酸背疼。

“等这个窝再烧大些就就可以灭火,把内部刮干净点,要煮水的时候放入热石就可以,不放心再加几块碳。”站起来的蜂须贺拍拍自己裤子上的土。

“看不出少爷你动手还挺强……”长曽祢看了昨晚晾在外面的肉干,居然没有一块被野兽扯走,而且昨晚太累,居然没有留一个人守夜。

“长曽祢……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岛有些不对劲。”蜂须贺说,“日出日落的时间几乎是一样,不,我觉得就是一模一样。”

“同一季节里,日出日落时间都差不多。”长曽祢挠着头发说。

“不,我的意思是,这里的白天和黑夜的时间一样长。”

“和纬度什么的有关吧……”长曽祢看着肉干,“……不过,居然夜里没有野兽来偷肉。”

“是啊……今天也要进行探索吗?”

“当然了。”长曽祢看了眼昨晚剥下的猪皮,“我用猪皮做个水囊试试看。”

“好。”

说完,蜂须贺坐回到树墩锅的半成品前……忽然间,蜂须贺发觉周围的安静得可怕,不仅没有野兽的鸣叫,甚至连鸟鸣也没有,这简直不想丛林里该有的迹象……这岛究竟是什么地方,暂且不得而知……

 

--------------------------------------------------

关键词:气候变化、歌谣

禁止事项:黑夜、工具制造


评论
热度(30)

© 大块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